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上山下乡去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791|回复: 4

竹泉村——竹林中的最美村庄!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31 21:27: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8-03-23 17:31:03
在民间有这样一种说法:如果来到沂南却没到竹泉村,就好比吃临沂的煎饼没放大葱,总会缺少那一段白和一抹绿。
竹泉古村背倚玉皇山,中有石龙山,左有凤凰岭,右有香山河,前有千顷田,是中国传统的风水宝地。村中有一泉,泉边多竹,名竹泉。泉水四季恒温,富含人体必需的十几种微量元素,经鉴定符合国家饮用天然矿泉水标准,村人饮用此水多长寿、无恶疾。
该村至少有四百年的历史,村民以高姓居多、赵姓次之,高氏族人明末兵部右侍郎高名衡、明末青州衡王府仪宾高炯都曾在此修建别墅,享受天趣,别墅屋基犹存。
竹泉村,顾名思义,因竹而得名。竹是竹泉村的灵魂,为这北国的村落增添了气韵。在中国,竹子有特殊的含义,竹有节、虚怀若谷、耿直不阿,文人爱竹,沂南的汉子爱竹,中国君子爱竹。
他一生对竹子倾注了太多的感情,竹子对于他而言又有着诸多的含义。做官累了,他会调皮得像个孩子,耍着小性:“乌纱掷去不为官,囊橐萧萧两袖寒,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鱼竿。”想必他所画的那根竹子还未落在纸上,他心中的那杆竹子早已飞到湖边钓得一分清闲了!
谁会理解,这一根小小的竹子会给这位大画家带来多少乐趣?连苏轼都觉得:“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是文人的情人,“情人眼里出西施”,并非是竹子的娇柔,更多的是文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然而,竹子可不是只知贪图享乐的浪荡公子,他有着更高的志向,和更高的追求,有时候不知是这位画翁的固执还是哪一根竹子的执着,他们以一种雷锋式的钉子精神打动着我们:“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许是这片土地本就有着某种灵性,养育了谦恭大度、放荡不羁的诸葛亮,又养育了虚心劲节、直竿凌云、高风亮节的竹子。竹泉村的竹子并不像南方的雨竹那样铺张浩荡,它永远都是那么谦卑坚韧,而又胸怀万里。俗语道:“宰相肚里能撑船”,沂南的汉子能在肚里撑起多大的船?
雨后竹泉村的竹子却有别样的风情。大雨过后,一片湿漉漉,娇滴滴的竹子失去了一贯的锋芒,它灵翠、透亮。如果得了空闲,也学学板桥,“写取一枝清瘦竹,秋风江上作渔杆。”在竹泉村,恰有清泉可供垂钓!如若在这里垂钓恐怕难钓得鱼,更多的是一种心境吧。

沿着溪水追本溯源,泉水沿着茅屋的门前舍后流过,冷冰冰的石壁和着泉水也不那么生硬了。不论是青石小路,还是苍翠竹林,或者茅屋小舍都在顷刻间与这泉水融为一体,就在你细细品鉴的那一刹那把你醉倒在这沂南古村,也会让你产生“此间乐,不思蜀。”的念头

济南的泉都是随地而栖,“不懂得风水”,莫说临竹而栖它做不到,倚山而居他也是不会。相比“懂得风雅”、“文人气息十足”的竹泉,济南的泉更像是一个个“莽夫”。这使我想起了古代的大家闺秀,秀气、端庄而又不失体统。
我爱泉,喜欢独自坐在一口泉的旁边,听泉声,泉声和着水车的嘎吱声,相映成趣,不自禁地我的灵魂被这泉水引走,逃得一干二净。泉,拥有太多的智慧,正如老舍所言:“它总是不知疲倦地冒、冒、冒”。竹泉村的村民们也学着竹泉,总在不辞辛劳地耕作着、奉献着,唯有这样才能像竹泉一样生生不息。

对于竹泉村而言,遗并非是遗失、遗憾的意思,它所代表的是遗留、遗传。这是现代人对曾经存在过的村庄的一种纪念,一种挽留。在当下这个城市化过于严重的社会背景下,越来越多的村庄被我们遗弃,改造,忘却……
村庄是给予我们灵魂的地方,它纯朴、贫穷、勤劳、安逸,我们每天需要面对的永远只是那一片黄土地和在这片土地上摸爬滚打的一张张笑脸,自从有了城市,我们也学会了“城府”,我们也学会了“强颜欢笑”,我们也学会了“阿谀奉承”,我们也学会了“利欲熏心”。
每天,我们离不开空调,离不开手机,离不开电脑,离不开钞票,离不开领导,离不开疲倦……慢慢地,城市将我们的灵魂吞蚀掉,我们才想起去寻找我们遗弃的灵魂,我们想起了那片村庄——那片久违的村庄,那片我们把头探出车窗寻找的村庄,那片有竹有泉的村庄……
我们活在这种矛盾之中,期待着被救赎,早知如此,何不早早留下这片净土以供我们颐养天年?不是我们无力保留村庄,而是我们需要一种契合时代发展和灵魂需求的保护方式。
围绕竹泉村特色的自然风光和深厚的文化底蕴,打造出魅力红色竹之旅。开展下水摸鱼、滑草场、拓展基地、水上娱乐区、山谷漂流、可耕田、天趣园、高尔夫练球场等娱乐项目。
在这块被竹泉村民们保护下来的“净土”上,我看到了被遗传的希望。
我们尝遍各种珍馐海味,舌尖也不再敏感,想必它也疲倦了吧。偶尔尝一下沂蒙光棍鸡、蒙山小豆沫、沂蒙煎饼、芝麻火烧、农家豆腐,乡野小菜,给我们带来的是一种别样的风味和刻骨铭心的回忆。
维系一个村庄文化命脉,最重要的便是故事。不知是钟灵毓秀还是美景诱人,沂南吸引了多位名家豪士在此安居乐业。诸葛孔明从这里诞生,凤凰在此择桐木而栖,高名衡也曾在此建茅舍、植红梅避红尘……历代名士在此留传的故事也为这片小村庄披上了神秘的面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0 09:42:29 | 显示全部楼层
令人神往,抽空前往观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8-6-27 22:23:12 | 显示全部楼层
夏天去的,好美。可以去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2-22 12: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诗中的世界|竹泉村 201-1-26 11:33:46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村不在大,有山水之仙境,有修竹之灵秀,有祥和之氛围,称得上钟灵毓秀,世外桃源。




它就是竹泉村,一个诗画的世界,一个既能穿越诗意的联想,又能生发即兴的诗意的地方。




一个山间古村,石街石墙,石凿成道,茂竹成林,清澈泉水自宸瀚亭泉眼流过老龙嘴冒出,淙淙流经村中沟沿,几只翠鸟从青绿的竹林中飞出,几尾游鱼在明澈的池塘中畅游,好一幅《山居秋暝》图。这不是江南水乡,是北方山东临沂市沂南县铜井镇的一个叫竹泉村的小山村。




别看是小山村,也有400多年的历史。早在明朝末年,一个叫高名衡的兵部右侍郎携堂兄弟高名寔为躲避喧闹红尘,遍寻安静清凉之地,看到这儿泉水茂盛、环境清幽,随决计傍泉而居,成为他们与世隔绝的隐居之地,当时的小村庄叫“泉上庄”。因为喜欢南方四季常绿的青竹,高姓兄弟从南方移来若干品种的竹,栽在村前屋后



很南竹能否在北方的土地存活?能否茁壮成长成郁郁葱葱的竹林?其实竹通人性,才会有竹子为四君子之一的叫法,竹子不仅有君子之姿容,更有君子之风骨。


喜欢竹泉村,不仅是它的泉竹相依浑然天成的自然野趣,更是喜欢它的处处有诗意、步步有诗情的诗画世界,走在竹泉村,就是走在诗情画意里,就是走进了古意盎然的诗人的历史年代中。



我喜欢的诗人都能在这儿找到了他们的精神家园和安身立命之地。夜静村山,月明竹下,听泉水溪声,闻惊鸟呢喃



酷爱梅花的南宋诗人陆游适宜住在“梅缘”,“一树梅花一放翁”。那个河南巡抚官至兵部右侍郎的高名衡当年建茅舍于此,在院中植红梅,栽青竹,万绿丛中几点红,格外醒目,仿效王羲之曲水流觞,宴请亲朋好友,“梅缘”成了一个文人贤士雅集所在。






一直游荡于山水的盛唐诗人孟浩然,看到环抱在青山绿竹之中的竹泉村一定会似曾相识,“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田园是诗人求仕不成的最后守望,这个羁旅一生的孟山人,进仕途不顺,不得已修道归隐,过故人庄“把酒话桑麻”,在谭边“潭香闻芰荷”;在田间“山鸟助酣歌”,享受自然的妙趣和隐逸的快乐。就让孟浩然居住在“倚翠亭”,与同爱山水的王维为邻,这个创立了山水田园诗派的王孟二人,诗词唱和,不知又妙笔生花出多少绝世佳作。



如果五仕五隐的五柳先生,东晋末期最伟大的诗人陶渊明来到竹泉村,想必会比在南山过得丰饶闲适一些,是否更加与自然相契合,他一定会选择“竹篱菊舍”,陶渊明终于找到了一个清静而自由的地方,既有竹子的清逸高洁,又有菊花的清高孤傲。竹子,君子的化身,内敛低调,柔韧坚强,内心的昂扬给人以激励;菊花,花中隐士,有着一种经风不屈的傲骨,还隐留着暗香浮动的清雅。




喜欢竹子的苏东坡“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或许也会选择同样的“竹篱菊舍”,是向他欣赏认定的老师致敬。隔着600年的时光,苏东坡越发读懂了陶渊明,读懂了陶子平淡却有至味的精神境界,“纵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惧”,不大的庭院,阶前菊丛,竹林环绕,推窗见竹,竹影婆娑,月色入户的晚上,会欣然起行,竹杖芒鞋轻胜马,一蓑烟雨任平生,倚杖听溪声。




听泉斋、凤鸣堂、梅缘、倚翠亭、竹篱菊舍都是竹泉村的房屋或庭院的名字,古色古香,有着一种诗意的况味。如今的竹泉村,竹林、茅舍、清泉水瀑,小桥流水,朴素真淳的自然风光依旧,还有鸡鸣狗吠的人家,错落有致的土筑老屋分散在村子里,村人“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村中有古朴的草编坊,编织农家常用的斗笠、席笼、柳筐、簸箕等;




随便走进一家农舍,推开陈旧吱格响的木门,古老的石碾依旧可以磨米压面,长满青苔的老井,让人不忍去转动吱呀响的轱辘,庭院木架上悬垂的丝瓜和葫芦,红通通的山楂和金晃晃的柿子随意摘,埋头做活的农人,恍如走进武陵人误闯的桃花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20-1-19 17:07:35 | 显示全部楼层
不知郑板桥是如何跨越千山万水,来到这个小村庄的?

竹泉村门票158,停车10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在线咨询|www.ssxxq.com ( 皖ICP备17006904号 )

GMT+8, 2020-9-24 12:24 , Processed in 0.062425 second(s), 16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